下载太阳贵宾城2017

子思:“给他们一个国家”——美国大亨解决世界难民问题的妙想

  利比亚军阀混战,伊拉克IS肆虐,难民涌动,地中海上经常漂浮出逃难民的尸体。善良的人们能忍心无动于衷?最近呢,有一位叫Jason Buzi的美国地产大亨,想出一种“激进”的解决难民危机的方法:何不为6000万无家可归的难民凭空创建一个新的国家?亿万富翁头脑风暴起来简直停不住,他说,“这让我震惊,竟没人想到这方法!”西方媒体和网友一瞬间也打开了脑洞,理想国、疯人船、乌托邦等古老的想象纷纷在键盘政治家身上灵魂附体。然而,这种“何不给他们一个国家”的神奇思路,与“全世界无产阶级联合起来”可没有任何关系,其本质竟与众筹的互联网营销方式并无太大区别,让人不禁感叹,这年头互联网思维深入人心,连众筹建国都出现了……

  据联合国估计,至去年底,有5950万人被迫流离失所,前一年为5120万,十年前为3750万。自2010年阿拉伯之春开始,这种势头有增无减。遍布全球的骚乱和暴力,让本就身在贫困国家、生活窘困的人们流离失所,整个世界正在经历严重的难民危机。

  他就是Jason Buzi,一名美国投资人,主业是在旧金山从事地产生意,因为Hidden Cash项目而名声大噪。(这个项目通过把钱藏在信封里,分散在世界各地,让人们依据线索去寻找——观察者网注)Buzi最近突发奇想,希望能建立一个新国家,解决日益严重的难民问题。

  Buzi 认为他的解决之道是一种“显而易见的方法”,并已为此花了1万5千美元建立网站和宣传。他解释道:“这想法可能听起来有些过于浮夸,但实际上,这不仅合理,而且是这一长期而耗损巨大问题的唯一解决方法。”

  Buzi说,例如肯尼亚、黎巴嫩、约旦这些国家,难民人口过剩。西方国家往往忽视自己的责任,难民营也将自己跟外部世界隔绝。

  这个方案被称为“难民国”,计划利用印尼或菲律宾人口稀疏的岛屿,或者新建一个岛,亦或是某块欧洲废地。Buzi也认为,一些低人口国家,比如加勒比海岛国家多米尼加,会愿意接收难民来换钱。

  “当今世界有195个主权国家,我们需要多一个,让来自世界各地的任何难民都能称之为家……每个在这里的人都是平等的公民,无论民族、宗教信仰、个人立场。这是一个完全独立和包容的国度,每个在这儿的难民自动获得公民身份。”

  Buzi希望世界上最富有的人都能出钱,也包括国家组织和活动家:“比如,如果我们得到安吉丽娜•朱莉的支持,就能影响更多人,让更多人知道。”

  然而即便顺利选址,新成立的国家又将建立在怎样的基础上呢?Buzi的说法模糊不清,他表示,这会是一个多元主义、资本主义民主国家,拥有“强大的工作文化”,而不是“享乐文化”,而英语将是国家的官方语言。大型基础设施建设和外国投资将提供工作机会,然后其它问题,比如社会福利,基础政治架构,就会随之解决。人口背景多元的地方往往比较包容,这里会更强调“熔炉”的概念,人们会忘记自己从前祖国之间的冲突,转而关注新家园的生活。

  密歇根大学法学院难民及庇护所项目主管James Hathaway说,“我喜欢的是他的道德义愤。” 许多专家的赞美之词也都指向了现行体系的缺陷,他们表示:Buzi先生实际上指出了,像肯尼亚、黎巴嫩、约旦这些国家早已经超负荷了,西方国家在安置难民方面做得根本不够。难民营里的难民往往被冷落,远离社会,也与机会隔绝。而NGO和国际组织在经济上都依赖于现存体系,即使这个体系是失败的。

  通过众筹的方式,号召难民建立一个新国家,这种行为很难不引来争议。墨尔本大学国际心理健康中心副教授、前澳大利亚政府高级顾问Harry Minas就是其中之一,他严厉批评了这一计划,称其像对待麻风病人一样对待难民,“极其荒诞”。

  “这计划根本经不起推敲。它假定不同文化背景和不同国家遭受创伤或迫害的人,有能力建立一个稳固的、和平的社会。”

  然而出生在以色列的Buzi用以色列为例反驳:“犹太人聚集到一起,跨越巨大的障碍建立起一个犹太国家。我希望全世界也能聚集到一起,跨越种族、宗教、国籍,为所有难民建立一个国家。”

  Minas教授则表示,联合国难民署的永久安置点是目前为止最合理的计划,将难民从庇护所转移到另一个承认他们的国家,澳大利亚一年接收的难民从13750名轻松翻倍至27000名。

 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,密歇根法学院难民和庇护所计划主管James Hathaway也警告说,如果这么做,我们可能会最终建立一个“大型监狱营地”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上一篇:中国南方航空接收灵活客舱构型空客A321neo ACF飞机

下一篇:解读长征四号运载火箭首创构型:10次“三星串联”的难点、亮点在哪?